一月:如何知道自己喜歡什麼

跟其他歐美國家一樣,上個月我利用英國整個國家陷入停擺的聖誕節放了個長假,雖然一開始有點良心不安,身為研究生,總覺得應該還是要好好工作的我,最終還是被一直推薦我休假好去處的德國老闆說服了。雖然過程中一直催眠自己:「休息是為了充電,回來才能投入更有效的研究工作」,硬是把好不容易塞進行李中的論文抽了出來,但一直到出發之前,我仍舊是非常懷疑這點的。尤其是,在我休假第三天時,走在倫敦大街上,突然驚覺自己想不太起來休假前原本構思的實驗設計細節時,更是覺得緊張萬分。

Continue reading

十二月:源源不絕的內在動力

「人生就是不斷的追求」,忙碌的社會裡,每個人似乎無時無刻都在往哪裡前進。我常常在等車時注視著奔走的路人,思考著「他們到底要去哪裡呢?」。如果問他們,他們或許會有說不完的原因,分享他們如何追求生活的安逸、事業的成功、家庭的和樂、同儕的認同、長官的賞識。的確,功成名就、光耀門楣、實現自我、追求自由,這些都是很被社會價值觀認可的理由。然而,人的大腦(特別是左腦)是天生的詮釋者(interpreter),習慣為外在世界尋找解釋(特別是符合社會規範的理由),也因為如此,我們會在各種錯覺刺激下、謬誤的記憶裡,編織自圓其說的各種理論。於是,對於抉擇背後自己陳述的動機,連我們自己都很難辨別,那是真正內心的動力,還是在潛意識中合理化後,穿鑿附會的精心傑作。

Continue reading

十一月:那些說話與溝通的種種

來到英國一個月後才意識到自己常常在說話。

說話是我們從小牙牙學語以來,最習以為常的活動,但要特別「察覺」到這件事情並不容易。有的人天性木訥,卻在成長過程漸漸習得必備的社交技能;有的人天生活潑外向滔滔不絕,也需要慢慢學習因應不同場合的言談分寸。從小到大,我們似乎不斷在學習說話與溝通:想起從前在準備口頭報告的時候、準備大學申請面試、工作面試的時候。出社會之後,在網路上看到越來越多宣傳自我行銷、甚至如何搭訕異性的訓練課程,引起熱烈的迴響。這些不同目的的溝通訓練,似乎意味著:無論再怎麼熟練、每個人似乎都在自己不同的生活場域,體會到語言作為一種溝通工具的侷限與不足,並企圖想要不斷加強自己的溝通技能。

這個月我因緣際會參加了一些劍橋大學的工作坊訓練,主題雖然各不相同,但都共同在探討「溝通」的技巧與模式,對照剛來到英國生活中遇到的各種溝通情境,讓我特別感觸深刻。

Continue reading

十月:重新學習生活的學生生活

在英國,十月最後一個星期日的早晨,不論你辛勤與否,每個人都能多賺到一小時睡眠。這一天,窗外的行人貌似鎮定,匆匆來去,享受著提早一小時掙脫沁寒空氣,奮力透出的冬日暖陽。路上時髦跑車間穿梭著古董鐵馬,身懷二十一世紀最頂尖科技與深厚學養的行人身影,背後卻映著百年不變的尖塔與石牆。我想,大概也只有在劍橋這塊史蒂芬.霍金鎮守著的土地上,才能讓人們對時間和空間扭曲重置的超現實感習以為常。畢竟,在浩瀚的宇宙當中,一天當中消失了一個小時又算什麼呢?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