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月:繼續向前行

「 我知影這袂輕鬆,頭前路崎崎嶇嶇,這是你的人生
有勇氣來選擇,有志氣來承擔,做勇敢的人。」

— 滅火器樂團。‹繼續向前行›

八月的劍橋,學生們像哈利波特一樣,拖著行李,離開了古色古香的學院,回家度過漫長的夏日假期。取而代之的,是來自全世界的觀光客、遊學團和參加語言學校,砸大把鈔票來體驗學術古都生活的莘莘學子。以往,據說英國的夏天只會有「兩週」,之後就會伴隨著綿綿陰雨,今年或許是因為氣候變遷,從五月到現在,印象中只下了兩三場不是很大的雨。在這個室內沒有空調的國度,最高氣溫竟然也飆到了三十多度,還好這段燠熱的時期總算要過去,開始慢慢轉入微涼的秋天氣息。

Continue reading

七月:對於公平的追求

「而當你最後選擇了逃避 ,我學會不公平。 」

— 蕭賀碩。‹不公平›  

人類自從文明發展以來,對於不平等的抵抗,從未停止。我們對團體中只享受不付出的人,無法忍受。對於別人都有領到的福利,自己沒有拿到,便嚥不下這口氣(絕對沒有影射什麼被取消的一次性政府支出)。當自己佔了別人便宜,即使自己的私心作祟,仍會感到心裡不踏實,想要部分消除這樣的不公平分配。究竟,我們對於公平的追求的本質是什麼呢?

Continue reading

六月:我不和你談論

「我不和你談論詩藝,不和你談論那些糾纏不清的隱喻

我不和你談論人生,不和你談論那些深奧玄妙的思潮」

   張懸。«我不和你談論» / 吳晟。同名詩作

六月初,意想不到地回去了臺灣一趟。這次的返臺之旅,我透過和不同的人的對話,拜訪了故鄉許多未曾造訪的角落:一方面和老朋友敘舊、和新朋友交流想法,另一方面,同時透過與人對談時,自己的樣貌,思索了一些議題,經過一個月才將一些想法沉澱、記錄下來。

Continue reading

五月:多快樂才算夠快樂

「突然有天向晚 想起了夢想 才領悟了快樂是指南。」

— 棉花糖 〈向晚的迷途指南〉

現今的社會變動快速,人們越來越困惑自己在社會中的定位,自己身在何處,又要往哪裡去。「興趣」也成為社會上用來鼓吹年輕人找到自己目標的指引。「興趣」可以引起動機(motivation),會使人一再重複這件感興趣的事情(aprroach behaviour),更重要的是它具有享樂價值(hedonic value):興趣是自己做了會快樂的事情。人類的大腦經過長期演化,懂得追求喜歡的事物,而趨避厭惡的事物。許多複雜的人類行為,都可以追根究底到這一套簡單的學習系統,用快樂來作為自己的迷途指南。(詳見棉花糖 〈向晚的迷途指南〉

Continue reading

四月:巨人肩膀上自己的身影

「我坐在偌大昏暗的演講廳裡,投影幕上刺眼映入幾週前,親自鍵入的,自己的名字。伸展著身子,想起幾百年來代代相傳的神經生理學家們,在這棟建築裡不斷探索著關於神經、關於大腦、關於意識、關於自我、關於一切人之所以為人的奧秘,在不可知的世界邊境衝刺著,我的內心不禁激動了起來。」

IMG_8766

提早前往以諾貝爾生理學獎得主命名的Hodgkin-Huxley Seminar Room,準備即將到來的報告。

Continue reading

三月:為何一再後悔

⌈青春是挽不回的水,轉眼消失在指間,用力的浪費,再用力的後悔。⌋

— 〈 瘋狂世界 〉。《五月天第一張創作專輯》

人生的重大決策往往牽涉到很大的時間尺度:小時候幻想著長大的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英雄人物、懵懂無知的少男少女想像著自己以後要如何改變社會、初入社會的社會新鮮人規劃著要自己十年後的職涯發展、步入中年後開始計畫著自己的退休生活。這些決策共同的特點是:要提早好幾十年為以後的自己做出選擇。這幾十年當中,有太多的不確定性(甚至幾乎沒有任何確定的資訊),回首自己的人生時難免會想:不知道如果當時做出另外的選擇該有多好,後悔似乎成為了必然。

Continue reading

二月:為何總是羨慕別人

上個月,我們討論到,試圖透過觀察一個人的行為,了解他的偏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,那麼了解自己的選擇呢?總容易多了吧!我決定我今天要吃牛肉麵,不要吃滷肉飯(醒醒吧你兩個都吃不到);我決定大學畢業之後要先去找工作,不要念研究所;我決定我要跟某人告白,因為他符合了我十大擇偶條件的前八項:我透過我的自由意志,在每個時刻根據我獨立的價值判斷,做出自己覺得最好的選擇,別人可能難以理解,但對我來說這是再清楚不過的。

你,確定嗎?

Continue reading

一月:如何知道自己喜歡什麼

跟其他歐美國家一樣,上個月我利用英國整個國家陷入停擺的聖誕節放了個長假,雖然一開始有點良心不安,身為研究生,總覺得應該還是要好好工作的我,最終還是被一直推薦我休假好去處的德國老闆說服了。雖然過程中一直催眠自己:「休息是為了充電,回來才能投入更有效的研究工作」,硬是把好不容易塞進行李中的論文抽了出來,但一直到出發之前,我仍舊是非常懷疑這點的。尤其是,在我休假第三天時,走在倫敦大街上,突然驚覺自己想不太起來休假前原本構思的實驗設計細節時,更是覺得緊張萬分。

Continue reading

十二月:源源不絕的內在動力

「人生就是不斷的追求」,忙碌的社會裡,每個人似乎無時無刻都在往哪裡前進。我常常在等車時注視著奔走的路人,思考著「他們到底要去哪裡呢?」。如果問他們,他們或許會有說不完的原因,分享他們如何追求生活的安逸、事業的成功、家庭的和樂、同儕的認同、長官的賞識。的確,功成名就、光耀門楣、實現自我、追求自由,這些都是很被社會價值觀認可的理由。然而,人的大腦(特別是左腦)是天生的詮釋者(interpreter),習慣為外在世界尋找解釋(特別是符合社會規範的理由),也因為如此,我們會在各種錯覺刺激下、謬誤的記憶裡,編織自圓其說的各種理論。於是,對於抉擇背後自己陳述的動機,連我們自己都很難辨別,那是真正內心的動力,還是在潛意識中合理化後,穿鑿附會的精心傑作。

Continue reading

十一月:那些說話與溝通的種種

來到英國一個月後才意識到自己常常在說話。

說話是我們從小牙牙學語以來,最習以為常的活動,但要特別「察覺」到這件事情並不容易。有的人天性木訥,卻在成長過程漸漸習得必備的社交技能;有的人天生活潑外向滔滔不絕,也需要慢慢學習因應不同場合的言談分寸。從小到大,我們似乎不斷在學習說話與溝通:想起從前在準備口頭報告的時候、準備大學申請面試、工作面試的時候。出社會之後,在網路上看到越來越多宣傳自我行銷、甚至如何搭訕異性的訓練課程,引起熱烈的迴響。這些不同目的的溝通訓練,似乎意味著:無論再怎麼熟練、每個人似乎都在自己不同的生活場域,體會到語言作為一種溝通工具的侷限與不足,並企圖想要不斷加強自己的溝通技能。

這個月我因緣際會參加了一些劍橋大學的工作坊訓練,主題雖然各不相同,但都共同在探討「溝通」的技巧與模式,對照剛來到英國生活中遇到的各種溝通情境,讓我特別感觸深刻。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