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:大腦與惡的距離

「陪在我身邊,凝視我的臉,所有狼狽,照亮我陰暗的每一面;

不顧一切,包圍一切,光線裡別讓我走遠」

—— 林宥嘉。別讓我走遠(公視 我們與惡的距離主題曲)——
公視旗艦電視劇「我們與惡的距離」(The World Between Us)

公視與 HBO Asia 合作製作的旗艦電視劇「我們與惡的距離」(The World Between Us)上星期總算播出了。雖然身在網路線上影音系統幾乎都不支援播放的英國,忠實台劇迷如我還是想辦法看到了前兩集。劇中編織著重刑犯與其家庭、社會環境複雜的關係:受害者家屬需要有人為無辜逝去的親人負責;無辜的犯人家屬,同時也要承受極大的心理煎熬。法扶律師王赦,一心一意希望在社會輿論只希望趕快將犯人處死之前,了解這類刑案發生的脈絡,以期能預防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。(強力推薦:公視+線上看|http://bit.ly/2VJ8tsv

人難免會犯錯,但是許多犯下重大刑案的兇手,其冷酷的犯案行徑令人毛骨悚然,很難令人相信是一般人下得了手的。或許因為如此,社會上普遍對於「重刑犯」和「精神異常」有所連結,認為他們一定是「瘋了」才會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,許多殺人犯也會在法庭上聲稱自己有精神疾病,希望透過專業的司法鑑定,以尋求減刑或緩刑的機會。究竟這些殺人犯是不是真的在大腦運作及功能上,跟一般人有所不同,而使他們容易成為重大刑案的加害人?(參考鄭捷辯護律師 黃致豪 Ted x Taipei演講

Continue reading

二月:腦科學與人工智慧

「人腦如果有個插槽可以植入晶片,
價值道德觀就寫作程式語言;
人工智慧可以接手統治這個世界,
甚至可以試著模擬愛和眼淚」

林正。人工智慧

系統神經科學家,透過紀錄大腦在執行認知功能時的神經訊號,試圖了解大腦訊息處理與運算的機制,這樣對於大腦的探究,剛好和人工智慧的發展相輔相成。不管台北的未來在誰手中,守中的選票要驗多久,人工智慧的未來都在大腦中。
(點播:台北的未來在台鐵便當(博恩版)

Read More

一月:原來都是互相傷害

「最討厭人家喜歡做我討厭的事
但就算喜歡的人還是會做討厭的事」

蛋堡。金賭爛

新年將至,回顧過去一年的工作和生活,是不是常常覺得有很多討厭的人在身邊圍繞?有時候即使是最親愛的人,也會做出惱人的行為,時常影響自己的情緒,講也講不聽。這種時候除了發火爆氣開始說教之外,你有沒有好好想過,這些討厭的人和行為,可能很多是自己不知不覺訓練出來的。

Continue reading

十二月:為何總是低效率瞎忙?

「就算你的身邊一切,早就失去我的存在

我怎麼還在為你期待,我的手卻放不開。」

— « io樂團。放不開 »

大家聖誕快樂!新的一年即將到來,回想去年的新年願望,是不是很多都還沒有完成呢?(崩潰)。過去一年,總是想更有效率地做事情,卻時常處在效率低落的狀態下嗎?車子如果爆胎前進困難的時候,一般人都會先停下來把車子修好再上路。那為什麼人在效率低落的時候,往往不願意先暫停低效率的工作,而會忍不住讓自己一直在效率很低的狀態下瞎忙空轉呢?

Continue reading

十一月:成功的學術訓練之路

「你知道,若沒有你我根本就沒有辦法,發光。

你很健忘,沒你在旁,哪裡來的力量。 」

—— «謝震廷。燈光»

學術訓練當中,指導老師對自己的影響不言而喻。最近幫不少正在申請博士班的朋友修改申請資料,也順便討論起如何選擇學校和實驗室。同時,身邊也有許多博士班剛畢業的朋友,正在尋找博士後研究的職缺。「怎麼樣的實驗室和指導老師才是理想的學術訓練環境?」是我們常常討論到的共同話題。這個問題的答案當然會因為領域的不同、老師的個性、和自己的習慣而有所差異。然而,最近的討論中,卻讓我歸納出一些重點,是多數人都一致同意的。

Continue reading

九月:你的選擇真的是你的選擇?

從牙牙學語開始,我們便清楚知道自己每一刻都在做選擇。

每次向爸媽吵著要吃的糖果、路邊看到喜歡就抓著不放的玩具、碗中每次都挑掉的青菜,一直到開始上學、出了社會,我們清楚知道自己正不斷做著選擇。但是,這樣深刻的感受是真實的嗎?你的選擇真的是你的選擇嗎?(趁機置入性行銷一下:〈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〉

Continue reading

七月:對於公平的追求

「而當你最後選擇了逃避 ,我學會不公平。 」

— 蕭賀碩。‹不公平›  

人類自從文明發展以來,對於不平等的抵抗,從未停止。我們對團體中只享受不付出的人,無法忍受。對於別人都有領到的福利,自己沒有拿到,便嚥不下這口氣(絕對沒有影射什麼被取消的一次性政府支出)。當自己佔了別人便宜,即使自己的私心作祟,仍會感到心裡不踏實,想要部分消除這樣的不公平分配。究竟,我們對於公平的追求的本質是什麼呢?

Continue reading

五月:多快樂才算夠快樂

「突然有天向晚 想起了夢想 才領悟了快樂是指南。」

— 棉花糖 〈向晚的迷途指南〉

現今的社會變動快速,人們越來越困惑自己在社會中的定位,自己身在何處,又要往哪裡去。「興趣」也成為社會上用來鼓吹年輕人找到自己目標的指引。「興趣」可以引起動機(motivation),會使人一再重複這件感興趣的事情(aprroach behaviour),更重要的是它具有享樂價值(hedonic value):興趣是自己做了會快樂的事情。人類的大腦經過長期演化,懂得追求喜歡的事物,而趨避厭惡的事物。許多複雜的人類行為,都可以追根究底到這一套簡單的學習系統,用快樂來作為自己的迷途指南。(詳見棉花糖 〈向晚的迷途指南〉

Continue reading

四月:巨人肩膀上自己的身影

「我坐在偌大昏暗的演講廳裡,投影幕上刺眼映入幾週前,親自鍵入的,自己的名字。伸展著身子,想起幾百年來代代相傳的神經生理學家們,在這棟建築裡不斷探索著關於神經、關於大腦、關於意識、關於自我、關於一切人之所以為人的奧秘,在不可知的世界邊境衝刺著,我的內心不禁激動了起來。」

IMG_8766

提早前往以諾貝爾生理學獎得主命名的Hodgkin-Huxley Seminar Room,準備即將到來的報告。

Continue reading